首页纪实摄影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爱滋村在中国大陆通常是指艾滋病高发的村庄。2004年报道称,在河南省一地有三十八个认定的“艾滋村”,这些村庄面临着青壮年劳动力丧失、极端贫困的孤儿孤老、经济严重倒退、社会治安退化等困境。

河南艾滋病村庄

2001年11月,一个患艾滋病的八岁小女孩被父亲背到北京求医。中国摄影家卢广(Lu Guang)因此了解到当时河南有很多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人。在当时的河南,艾滋病的产生并非由于吸毒或性传播,而是因为贫穷。一些农民都因过度贫穷而参与非法卖血,而当地不法分子却利用他们的贫穷采血谋取暴利。

据数据显示,后杨行政村900多户、4000余人口,当时16岁-55岁的人90%都卖过血,在卖血者中又有90%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在河南的扩散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大,包括6个自然村、3170人口的文楼大队。1995年之前有1310人常年卖血,43%左右的卖血者感染了艾滋病毒。仅仅是只有800人得文楼自然村,按照村民们自己的统计,90%的青壮年——至少300人以上——常年卖血,其中大概只有5个人得以幸免。

而当时社会上却很少报道。那一年,卢广踏入了河南某艾滋病村。在村民的带领下,见识了阴影笼罩下的艾滋病村。病人们全身溃烂的皮肤,空气中因长时间没有洗浴而产生的恶臭,都在卢广的镜头下以近乎残酷的影像呈现着。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卢广一共去过这些村落30多次,用相机留下这些震撼人心的镜头。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

#1

图为艾滋病村民展示化验结果。一纸化验单带给家庭的是沉重的负担,妻子李小霞HIV呈阳性,而丈夫董福才却不敢做检查,他怕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这是艾滋病村一户普通人家,像这样的案例在村子里一直在上演着。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2)

#2

艾滋病村的艾滋孤儿学前班。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3)

#3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4)

#4

河南艾滋病村,这个女孩的父母都是艾滋病患者,为看病他们掏空了家底。少食、缺衣,她在冬天冻烂了双手。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5)

#5

老人想起因卖血死于艾滋病的儿子,不禁老泪纵横。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6)

#6

丈夫死于艾滋病,葬礼上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7)

#7

  抱着她唯一的孙子,可怜的老人祈求上天,艾滋病不要再来了,她的一个儿子和另一个孙子已死于艾滋病。(2001年12月10日摄)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8)

#8

齐贵华,32岁,回家过春节后就一病不起。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9)

#9

艾滋病患者的后背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0)

#10

死于艾滋病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1)

#11

抱着妻子的骨架,一名丈夫等待死亡降临自己身上。(2002年7月13日摄)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2)

#12

    一名无助的艾滋病人的双手。(2002年10月20日摄)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3)

#13

男孩的父母死于艾滋病,在手上刻有复仇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4)

#14

男孩的父母死于艾滋病,成为孤儿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5)

#15

为艾滋病人举行葬礼。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6)

#16

   缺医少药,这名艾滋病人越来越瘦骨嶙峋。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7)

#17

艾滋病村的艾滋孤儿。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8)

#18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19)

#19

村民年收入只有人民币200至300元,贫困的村民即使卖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和粮食也支付不起药费和生活费。

卢广镜头下的艾滋病患者:《艾滋病村》 中国纪实 (20)

#20

艾滋病村的艾滋孤儿。
打赏
  喜欢